活動專區

《古董局中局》勘誤啟事

2016/1/18 下午 04:48:00

我要評論


 奇幻基地緊急公告,日前發行的《古董局中局》一書,於p.353頁印刷錯誤,版廠誤植,導致劇情文字無法完整,緊急回收。

將於近日內重新改正確版上市,已購買讀者可於新版2/5上市之後寄回更換(郵資由奇幻基地支付),於此向讀者致歉。

備註:適逢農曆年假期間,讀者換書將於2/15開始上班後盡快處理。

 

以下先將完整劇情露出:

p.353頁內容:

 

我眉頭不由得緊皺起來。聽黃煙煙這麼一說,我感覺到,現在五脈裡似乎存在著一股勢力,已經超越了門派之限,能夠在幾位掌門之下偷偷地搞起串聯,甚至越過掌門來操縱內部事務。

「咳,發什麼呆。把沈君逮住,不就什麼都問出來了!」付貴不以為然地說,他是個行動派。

明天就是星期四,我和付貴、黃煙煙簡單商量了一下,各自分頭去準備。到了次日,我們早早趕到後海胡同附近,很快就看到一個中年男子踱著步子,慢慢走進胡同。黃煙煙首先走過去,把他攔住了。沈君一看是她,不禁一愣:「煙煙?妳怎麼跑這裡來了?」

黃煙煙隨便找了個理由,與他攀談。她在五脈之中名聲很大,沈君不好拂袖而去,便跟她站在原地閒扯。我和付貴化妝成環衛工人,慢慢接近他,突然發難,一人抓住他一條胳膊。付貴手腕一抖,用一方蘸著乙醚的手帕遮住他口鼻,沈君當即不省人事。

我們把他放進垃圾車底,大搖大擺地推出去,來到我們臨時租的一間平房裡。黃煙煙身分敏感,留在外頭放哨,只留下我和付貴。我們把沈君綁在椅子上,用涼水把他叫醒。他醒來以後掃了一眼,便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付貴很興奮,說他好多年沒審過人了,手藝都快忘了。嚇得我趕緊叮囑他,不能用舊社會那一套。付貴嗤笑一聲,說你們這些孩子懂什麼,從前的員警,有的是辦法讓犯人不見任何傷痕,還痛不欲生。

我們兩個的這段對話沒避人,有意給沈君施加壓力。可是他聽見以後,卻是一臉不屑:「許願,你一個畏罪潛逃的罪犯,不去自首,還膽敢綁架公民,就不怕罪上加罪嗎?」

看來我從看守所逃走的消息,五脈裡已經都知道了。我慢慢走到沈君面前,眼睛直視:「當初你也是我父親的學生?」